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go-->    报名帖里很热闹,间隔十分钟一刷新,就能再翻一页。

    这么多人,别说组观光团了,都能组一个连了吧,宁望心想。

    阿刁兄的手一会儿勾搭在他脖子上,一会儿按在他肩膀上,一会儿拍在他脑门上,在他耳边叽里呱啦地怂恿他报名跟团。宁望听不进去,只觉得身边坐着一只好动的类人猿,不,黑猩猩。

    他着实不明白,一个文学网站编辑为何对这些事情有如此莫大的热情,明明差点被丧尸追着死了一回,还不见棺材不掉泪。

    阿刁是这么回答的:“我也不知道,但这大概就是人类的天□□。人之所以为人,正是因为我们拥有探索未知的*,如果成日只是吃喝拉撒,那和禽兽又有什么两样?”刁兄站在他书桌旁,拎起他吃了一半的泡面,鄙夷地扔进垃圾桶里,“要做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想想奥巴马总统怎么说的?yeswecan!”

    宁望抬头看着他,跟不认识了似的。

    “克林顿总统又是怎么说的?”阿刁继续道,“我们要去月球,不因为别的,只因为月球在那里!”

    月球是在那里,但这话不是克林顿总统说的,是肯尼迪说的,宁望心有不服,但阿刁说得如此掷地有声,就像这话确实就是克林顿说的一样,他都不好意思还给肯尼迪。

    临走前阿刁站在门外,双手大力地拍拍宁望的肩膀,郑重其事地道:“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看来阿刁兄在来找他之前就已经打好了腹稿,据说高中时连李杜白的诗都默不对几句,如今为了丧尸竟然主动背诵起美国总统的演讲,连最后这个拍肩的动作只怕都是演练了一番的。

    阿刁关了门,一个人回了房,心情很矛盾。阿刁会对丧尸的事这么执着,也是因为他经历了穆云山那起事件,却又一知半解,才更迫切地想知道真相,但他毕竟没经历全程,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危险性。宁望想通了,阿刁不能去。

    这天晚上他又做了那个噩梦,只是这次梦里的画面似乎更清晰了一些,动静也更大了些。他情不自禁凝视着长桌尽头神秘的东方青年,他还是老样子,在一帮剑拔弩张的黑衣人中,悠闲而又优雅地靠坐在长桌后,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这一刻镜头清晰得仿佛隔着这么远都能看清青年手指上的刺青,宁望张开嘴,无意识地默记着,0、1、1、0、0……来来去去只有这两个数字,像晦涩的计算机语言一样,以一种诡异的规律缠绕在青年的手指上。这是什么意思?

    他太过专注于那些数字,以至当那个头上罩着黑布的人被带进房间,长桌两旁的人从鸦雀无声到陡然拔高声音的动静将他吓了个结实。从前的梦里他都是看哑剧,这一次双方的声音却变得振聋发聩起来,时而是低沉的咆哮,时而是含混的嗡响,就连长桌尽头提切利的《春》,在这一*透着凶险嘲弄的人声中也变得益发诡异可怖,画中的精灵仙女们仿佛都扭曲成了魔鬼。

    噩梦在今夜好像升级了。宁望努力捂住耳朵,紧闭眼睛,只想马上醒过来,再熬熬就好了,这玩意儿快到尾声了……

    有人扯开了那个被押进来的人头上的黑布,然而原本该在此处停下的噩梦,这一次却没有停下来。

    宁望瞠大眼,这个被押进来的男人对他而言谈不上熟悉或是陌生,他的脸就像电影演员的面孔,充满了符合人设的合理感。但是长桌双方的人此刻一个个都站了起来,他们的面目或愤怒或惊惧,如临大敌,现在唯一还坐着的,毋宁说,还坐得住的,就只剩那个东方青年了。

    青年终于也姗姗站了起来,他起身的动作伴随着倏然笼罩下来的低气压。屋子里刹那间静极了。下一刻,青年面向那个被押进来的男人,极其优雅地、抬起他的手一挥——

    宁望吓得从座位上霍然站起——上一秒还完好地站在那儿的男人,眨眼间头已不翼而飞。

    华室内的一切仿佛都定格了,没有人声,没有动静,但是宁望确凿地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有什么东西来到了他的脚边,带着冰冷的恶意,轻轻撞了一下他的鞋尖。他不该低头去看的,然而还是身不由己地低下了头——

    撞到他脚边的正是那颗头颅,“他”的脖子端端正正地搁在地板上殷红的血泊中,面上却一点血渍都没有,只有那对暗蓝色的眼珠,死不瞑目地向上看着自己。

    宁望倒吸一口气睁开眼,这一次终于彻底醒了过来。

    房间里一片昏暗,影子拉长在天花板上,偶尔被风摇动,窗外是破晓前的黑暗,但他一刻也无法在这间狭小压抑的屋子里再待下去,冷汗涔涔地下了床,披上外套几乎是逃也似地离开了公寓。

    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在黑夜与白昼的交接点,世界呈现出一种暗紫的色调,薄雾弥漫,好似魔幻电影中的场景。

    春寒料峭,宁望裹紧了外套,在雾中茫然穿行。他不知道目的地,只是沿着熟悉的路线往前走着,在听见环卫工人扫地的声音时,心里才踏实了几分。这不是梦,这是现实的世界,再过不了多久,天就会亮了,到时候四周又会热闹起来的。

    深吸一口气,抬起头,刺猬头的青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又走到了中央公园,眼前是他最熟悉的长椅、广场、草坪和樱花。当然樱花早就凋谢了。

    宁望走到长椅边坐下,拉起衣领抱着手臂瑟缩成一团,清晨植物和土壤的芳香好似最妙的安神药,让他恍惚着又坠入梦乡。

    他想睡,又怕睡得太深,始终留着一份清明,直到天空慢慢透出亮光,微风拂面,这时他感觉有人朝他走了过来,迷糊地抬起眼来,那人一袭白衣,白得就像一束光。

    雪兔子走到他身边坐下,宁望一眨不眨地看着身边人,雪兔子没有同他说话,也没有看他,只是静静地凝视着前方,宁望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樱花树早已凋谢的草坪上,开出了一朵不起眼的小花。

    白色的小花细脚伶仃,映在雪兔子红琉璃一样的眸子里,雪兔子的呼吸很轻。

    这样的他,显得很温柔。宁望满心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