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8 皇后连降三级为妃 云霄大婚晶晶有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开始比赛。”吕道明见众位小姐个个兴奋无比,心里期待等会她们大哭。

    江小姐高声道:“姐妹们,上马,让虎奔军瞧瞧咱们的厉害!”

    何腾一蹦三尺,高呼道:“走啦,打球玩去。”

    早就有奴仆将四人参赛骑的马牵了出来。

    老贺的座骑是一匹成年的雄汗血宝马,毛色枣红色,迈着轻盈的步伐,像一个运筹帷幄的军师。

    李坤的座骑是一匹雪白的雄千里马,浑身上下雪白,没有一点杂色,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睛,就像是一个绝世的美男子。

    何煜兄弟的座骑就是这几个月驯服的滇马,是全场身材最矮,也是最普通的马,不起眼像两个干重活的奴仆。

    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李坤、何煜兄弟身上,没有人关注平凡无奇的老贺。

    长安的马球比赛都有彩头助兴,还有赌局比看客的眼光。

    比赛即将开始,有人在场外设了赌局。

    皇室的人无一例外的投了虎奔军赢。

    何冬把国库都交给了何义扬,不再财大气粗,就把当太上皇的几个月的俸例银钱不到两千两银钱全部押上。

    慕容英把大部分银钱都给了木思国及做了何义珏的嫁妆,手里也没那么阔绰,就押了六千两银钱。

    李晶晶问清了做庄的是龙腾军、狮啸军的众位军官,如果虎奔军赢了银钱翻三倍,一下子押了二十万两银钱,跟何敬焱笑道:“夫君,这送上门的银钱机会,要是放过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何敬焱挑眉道:“娘子,他们缺什么都不缺银钱。你帮为夫再押二十万两银钱。”

    四十万两银钱的赌注,这是长安流行马球比赛以来最大的一笔。

    比赛未开始,光是这笔巨大的赌注就让全场人震憾激动。

    十一人对四人。

    十一人都是女子,但是马术是长安女子当中的佼佼者。

    虎奔军的四人当中只有一人是成年男子,还是身有残疾,另外三人都是孩童,就算李坤厉害,只要把他围困住就行了,剩下何煜兄弟就是来玩的。

    现场的两队实力悬殊这么明显,何敬焱夫妻为何还要投下如此巨大赌注。

    龙腾军、狮啸军的众位军官不由得起了疑惑,甚至心里有点打鼓。

    巳时初,场中间的锣声响起,马球比赛正式开始。

    老贺双手连缰绳都不握着,双腿用力一夹,座下汗血宝马箭般射出。

    他根本不去看马球落到那一方,嘴唇一抿吹起了嘹亮的哨子。

    哨声破空飘出,只见场上十一位小姐的座骑全部猛的抬起前腿亢奋的鸣叫,这一下子就害得她们当中有三人摔了下来,失去比赛资格。

    “老贺吹的哨声有问题!”

    “老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令这么多已经驯服过的宝马听他的话?”

    “为何李将军、两位世子的马没有撩蹄子?”

    全场的人都被一上场就出现的变故震呆了,早就听说虎奔军骑术了不得,从未亲眼瞧过,今天才知道原来军队里面有能用口哨控制宝马的异人。

    这一招要是放在战场上,那可是能让敌军的骑军乱了阵脚。

    摔下马的三位小姐被清出场地,没有受伤,可是太丢脸了,难过的哭得一塌糊涂。

    何盈瞧着她们大哭就嘻嘻的笑。

    吕道明那个心花怒放,直接哈哈大笑出声。

    何敬焱被何冬召至身边询问老贺的事,高声道:“匈奴大元帅武功极为高强,外功内功皆很厉害,刀剑不入,能以一敌百。当年我受伤追杀匈奴大元帅,连追三百里,屡次被他逃跑。最后一次老贺从中相助,骑马到匈奴大元帅后方,不时的吹口哨让他的马撩蹄子,让他分心,给我制造了机会,一剑刺穿他的头颅。”

    何冬问道:“你说的匈奴大元帅可是杀死你二伯的阿拉坦乌拉?”

    阿拉坦乌拉是匈奴王朝史上最厉害的大元帅,没有之一。

    何夏的武功是何冬五兄弟当中最高,遇上此人,不到二十个回合被斩杀。

    何敬焱见何冬想到阵亡的何融目光悲伤,点头道:“是。”

    李炳问道:“老贺是不是在那场战役当中受伤?”

    何敬焱道:“老贺的双臂、右腿及出生入死的座骑被阿拉坦乌拉临死最后一击斩断。”

    慕容英恍然大悟道:“我就说老贺双手怎么不握着缰绳,走路摇晃,原来他的双手、右腿都是义肢。”

    何敬焱道:“老贺是马上的王,一下子变成残疾,又失去爱马,难过的差点自尽。我把他安置在长安远郊。前些年我娘子让药院给他装了义肢,他恢复了一年,又可以骑马走遍天涯。”

    虎奔军退役归田的残疾军人,都在李晶晶的药院免费按上了义肢、义眼。这件事本朝的将士人人皆知的事。

    虎奔军的福利是本朝军队当中最好,连御林军都比不过。

    何冬望着比赛场上老贺的身影,目光尊敬,赞赏道:“老贺这样的马皇能重新回到马背上,真是件大好事。你们两口子做的好。”

    他以太上皇的名义,口头封了老贺“马皇”的称号。

    在场的虎奔军将士都替老贺感到高兴,也因与他是出生入死的战友为荣。

    比赛场上文、武官派小姐的座骑在老贺的口哨声不时的撩蹄子,她们的骑术哪里经得起这么危险的动作,还没有跑满半块场地,就全军覆没摔下马背,失去了比赛资格。

    江小姐等人没想到输得这么惨,而且摔下的姿势被这么多人瞧到,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个个哭得稀里哗拉。

    吕道明笑得脸都要抽筋了。何盈与何庆肚子要笑痛了。

    何义珏做为武官派的成员,强忍着不笑出声,这真是比哭还难受。

    比赛场上就只剩下了虎奔军的四人。

    老贺骑着汗血宝马到了远处,下令马儿悠闲的吃草。他已经出尽了风头,该轮到三位队友,而后就等着比赛结束了。

    何腾大声叫道:“这样进球没意思啦!”

    于是,他与何煜开始在马背上秀起了马术,这是他们去年就玩烂了的游戏,那时骑得马可比滇马高大的多,也跑得快的多,远不如滇马矮小、速度慢好控制平衡。

    两个小家伙先是单独秀马术,一只脚站在马背上金鸡独立,而后在全场人雷声般的掌声中做一个假装摔倒的动作,嗖的钻到了马的肚子下面,又在全场人担心的惊呼尖叫声中从马肚子钻出来飞上马背。

    慕容英抚摸着胸口,气道:“这两个小坏蛋,刚才真是把我吓死了。”

    曲氏、贺氏、孔叶都吓得差点哭出来。李老实跟何庆都吓得面色苍白。

    何冬、李炳却是仰天哈哈大笑。

    “太上皇,您与陛下的虎奔军后继有人!”

    “敬焱家的两个小家伙太有意思了!”

    何煜兄弟都有些人来疯的性子,得到这么多人的掌声,马术耍的更加卖力。

    何煜向何腾伸出手来,把他拉了过来。兄弟共乘一匹滇马,又是一轮的秀马术,动作比刚才的还惊险,把现场的人看得手掌都拍红了。

    李坤见两个表弟只顾着玩了。他独自一丝不苟的连着十次把马球打进了对方的球门。比赛当然是要先比赢了再干别的事。

    何腾踩在何煜的肩膀上,朝李坤朝手,大声叫道:“坤哥哥,你快过来,我们上你的马!”

    “我先去确认了咱们胜了。”李坤打马奔到比赛场边,下马快步走至五位评判跟前,鞠躬行礼之后,问道:“请问此场马球比赛,虎奔军是否胜了?”

    他的声音被众人为何煜兄弟鼓掌声掩没了。

    何冬大声道:“胜了!”

    李坤等着其余四位评判都宣布了结果,这才露出灿烂的笑容,把马杆交给随从,跟李炳笑道:“曾爷爷,我去草场骑马陪两个弟弟玩一会。”

    李炳点头同意,望着他骑上马的背影,跟何冬笑道:“我家坤郎体型随了霄郎生得胖,性子随了他爹青郎过于沉稳。”

    “先生,坤郎是长子,过于沉稳些才好!”何冬话毕,见李炳得意的笑,看来刚才是故意炫耀。

    李坤骑着雪白千里宝马,突然间大声唱起了虎奔军的军歌,竟是有股子豪气。

    他奔到草场中间,伸手两个表弟拉到马背上面。

    三个穿着黑衣的小童共骑一马,而后大秀骑术,帅到让全场人尖叫。

    吕道明手放在嘴里吹口哨助兴,又跑去把龙腾军的锣抢过来用力的敲,虎奔军的众位将士高声呐喊助威,让全场的气氛更加的热闹。

    李云青曾在虎奔军服役几年,骑术自是很高强,在教导李坤骑术上面也是下了功夫。

    李坤的年龄比何煜兄弟大了整整五岁,下盘功夫练得非常扎实。

    他站在马背上面摆一个扎马步的姿势,而后何煜兄弟就一跃踩上了他的肩膀,做各种精彩的马术动作。

    何冬笑得嘴都合不住了,道:“冠军大将军不错。我的长孙女婿真是个好的!”

    慕容英见李炳如同往日根本不接这个话茬,仍是笑道:“坤郎这个长孙女婿我要定了,谁都不许跟我抢他!”

    三个小童秀了一通马术,在众人的狂呼喝采声中奔向老贺,把他簇拥着在场上跑了一圈庆祝胜利,而后下马。

    四人被虎奔军将士及焱王府的亲兵围了起来。

    老贺历经沧桑的黑脸露出笑容,坐下来歇息吃果子。

    三个小童被亢奋激动的将士们一下一下的抛到半空中。

    吕道明瞟了一眼个个哭成泪人的十一位小姐,坏笑着走到目光黯淡的江大将军与众位军官跟前,得意的高声道:“愿赌服输。我替我们王爷、公主来收赌赢的银票。”

    李晶晶瞧着两个汗流浃背脸蛋红扑扑的儿子,心里不自豪才怪,只是怕他们骄傲,嗔怪道:“看把你们给美的,就知道玩了。十个球,你们进了几个?”

    “娘,我错了。”何煜低下脑袋。

    何腾吐吐舌头,笑道:“娘,我与哥哥下回一定先进球。”

    “晶娘太严厉了。”贺氏一把抱起何煜。

    李晶晶笑道:“娘,你以前对大哥管教也是很严的。”

    吕道明脚下生风,拿着一大摞的银票及欠条,激动的跑至,故意扯着大嗓门高声道:“王爷,那帮家伙可真有钱,赔了一百多万两银钱,仍跟没事似的对着属下有说有笑。”

    龙腾军、狮啸军的众位军官听得差点吐血。他们刚才根本没有笑过,这个颠倒黑白的吕道明,真是奇怪他怎么就入了何敬焱的眼呢。

    何敬焱问道:“你刚才押了多少?”

    吕道明贼笑几声,道:“属下押得不多,也就二十万两而已。”话说今天可真是个好天气,心情真是暴好。

    “将军,王爷、公主才押了四十万两银子,你还说押得不多?”

    “县公,今个你发了大财,快请兄弟们去不夜庄园喝几杯!”

    在场的虎奔军将士纷纷起哄。

    吕道明可是听说不夜庄园贵得让人啧舌,才不上这个当,瞪眼叫道:“去去去!我家里好几口子呢,这些银钱得养家糊口!”

    他的大媒是几年前李晶晶给保的,娶了金城书院一个博士的嫡亲的侄女。

    他今年已四十八岁了,比夫人大了二十五岁。众人都说他是老牛吃嫩草。不过他是习武之人,又曾吃过李晶晶制的含有养颜的药丸,看上去就像是三十岁出头。

    他夫人幼年丧父,跟着生母长大,成年嫁过一回,并且流过两个胎儿,前夫是掉进河里溺亡,被前夫的家族说成丧门星。

    这门亲事是吕道明自己选的,他识得字不多,就想找个知书达理的才女,打听到他夫人的情况,觉得有希望说成亲事。

    刚开始吕道明找的是官媒,直接被他夫人的大伯博士拒绝了。

    吕道明是个倔驴脾气,又派了三个官媒去求亲,统统被拒之后,难受的喝酒时跟何敬焱哭了一场。

    李晶晶无意中从何敬焱嘴里得知了此事,就去找了吕道明夫人的生母,没有用权势去压,而是讲吕道明的为人处事,说吕道明不会纳妾有通房,会像儿子一样孝敬,不让她住在大伯子博士府里,给她养老送终,就把亲事说成了。

    吕道明夫人改嫁给他之后,刚开始受不了他的粗鄙,后来在他无微不至的关怀下渐渐的接受他,一年生一个,现在有了两个儿子,两个女儿。

    吕道明对李晶晶的感激那是没得说。他夫人的大伯博士在他被封为县公之后,对他也改变了态度。

    吕道明的岳母现在跟他们一家子住在一起,吕道明是个孤儿,待她如同亲生母亲。

    这门亲事原先不被人看好,现在谁都说是天作之合。

    何敬焱让随从将银票与欠条收好了,见何冬、李炳正在跟老贺说话,便走了过去。

    何冬笑道:“贺马皇,你带着虎奔军将士跟御林军打一回马球。”

    老贺见何敬焱点头,这才憨笑着点头。

    众人心里开始为御林军默哀,不过都非常亢奋,有了马球比赛,就有赌球,赚银钱的机会又来了。

    这一天虎奔军的四人组合出尽风头,黄昏时长安城内的酒楼茶馆里面就有说书人讲起四人横扫马球场的故事。

    文、武官派的众位小姐输了,还是输给一个残疾人、三个小童,根本得不到荣耀,输也输得不光彩。

    江小姐眼睛哭得又红又肿,回去之后,好些天都埋怨出馊主意的生父江县公。

    龙腾军、狮啸军的军官原想着借打马球压虎奔军一头,谁知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赔了一百多万两银钱。

    江县公赔的最多,整整六十万两银钱,好在打倭国、高丽国得到的财富多,这些就当捐给虎奔军了。

    科考三天终于结束了。

    贺继业出来后,跟贺氏一本正经的道:“娘,我考得还算凑合。”

    贺氏知道这个儿子向来保守。上回县试他也是这样说话,结果考了第一名。

    李云飞大大咧咧笑道:“娘,我考得很好。你就在府里等着听儿子中举的喜报!”

    贺氏对李云飞的成绩心中有数,只要发挥正常,中举是没问题,前十名是肯定没有他,便道:“你啊,马上要去陇北官府任官,还是这般的毛躁。”

    在等待科考张榜公布名次的期间,新帝何义扬的嫡亲皇妹何义珏与一字并肩王李炳嫡亲的孙子李云霄在长安举行了隆重的大婚。

    何义珏的公主府设在何义芸公主府的不远处,面积小却是很精致。

    何冬、慕容英为了补偿小女儿幼年时女扮男装当皇子替儿子挡凶险,给她的嫁妆比何义芸的多一些。

    李云霄的郡公府就在皇宫不远处,方便入宫跟何义扬商议事情。

    郡公府是何义扬赐的,跟以前的李王府一样是个空的大宅子。其实就是之前的田国公府,里面的好东西早就被搬走了。

    家具、古董、树木等都是李云霄自掏腰包买的。

    他在陇北几年得到的银钱近四百万两,还有几件价值连城的宝物,及一堆昂贵的古董字画,这当中一部分是来自吐蕃国。

    他的不夜庄园及生意,这些年赚了几十万两银钱。

    李王府给了他一些古董字画,长安两个商铺及六十万两银票,就算把他分出去过了。

    他现在拥有的财富比二叔李去病当年大婚时多几倍,以后就算是在长安什么都不做,只凭着商铺、生意就能年收入几万两银钱。

    何义芸在瞧看了郡公府的摆设之后,猜到了李云霄家底丰厚,相比之下,秦敏业就是个穷光蛋。

    何义芸没有产生妒忌,而是衷心的替何义珏感到高兴。

    李王府、公主府均设了喜宴。因为李云霄是尚公主,所以洞房花烛夜在公主府的新房渡过。

    次日,李云霄携何义珏先去皇宫太极宫,后去宣政殿,见了皇室的人。

    新人中午就在太极宫用的饭。

    何义扬、何义芸两大家子及木思国都来到了太极宫。

    邓芸借着敬酒的机会,向李云霄慎重的道歉。

    李云霄笑道:“芸嫂子,这事你不提,我都忘记了。我饮下此酒,你就别再提了。”

    何义珏、李云霄一起敬了董敏一杯。何义珏道:“嫂子,我大婚的事辛苦你了。多谢!”

    “你皇帝哥哥说了,一定要让你风光大婚。我只是做了份内之事。”董敏细声细气的说话。

    她持掌凤印,宫里公主大婚,仪式的大小事情都要亲自过问。她是个心细如发,又非常内敛的人,做事得体大气。何义珏自是要谢谢她。

    何义扬打趣道:“敏娘,你这些天这么操劳,也没见着瘦几斤。”

    董敏笑道:“吃得多瘦不下来。”

    邓芸心里暗自长叹。她以前真是小看了董敏。她以为董敏不是嫡长女,不怎么懂持家之道,谁知这次把何义珏的大婚操持的一点差错都没出。

    如果换成是她,做了这样的大的一件事,不会把功劳推给何义扬。董敏却是说是何义扬下的命令。

    这些天她发现了,董敏就算掌握着凤印,也是处处以何义扬为尊,哪怕有不同的意见,也只是婉转的提出来,从未有过正面否定。

    她以前总是觉得帝后是平起平坐,没有仰视过何义扬,现在她知道这样想是大错特错。

    如果她能重新拥有后位,肯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可是何义扬会看在两个儿子的份上给她这个机会吗?

    下午,李云霄与何义珏自是去了李王府。

    何义珏叫贺氏娘,叫曲氏奶奶,小嘴像抹了蜜,叫得那个甜,走到了李晶晶跟前,笑眯眯道:“我该叫你嫂子,还是妹妹啊?”

    李云霄高声道:“她是我妹妹。你当然叫她妹妹!”

    “珏娘这下升级了,能叫我妹妹了。”李晶晶见何义珏脸上写满了幸福,打趣道:“那请问二嫂,你何时给我生个小侄儿、小侄女呢?”

    “后年!”李云霄大大方方的道:“我决定珏娘头一胎生三个!”

    何煜三兄妹围着何义珏又叫又跳要弟弟妹妹,把何义珏羞得脸呈紫红色都要滴出血来。

    李晶晶朝向她猛放电的何敬焱笑道:“二哥就会吹牛。”

    雨过天晴,春季科考的榜单张贴出来。

    木思国在长安县试考取了第二十三名,离他预想的前三名差了很多,非常的郁闷。

    长安府试当中,贺继业得了榜首,李云飞考中了第十八名。

    三月底,何冬夫妻带着何义荣、何安、木思国,李炳夫妻、李云飞及何敬焱一家人浩浩荡荡的出长安去了金城。

    李云飞住进了焱王府。

    何冬夫妻、何义荣、何安、木思国住进了李云霄的府邸。这里离焱王府很近。

    李炳夫妻跟二儿子李云病一家住在一起。

    何冬不用管政事,每天闲得慌,就潜在心来跟木思国一起搞新奇的玩艺。

    他们从朝廷的工部弄出十几个能工巧匠,同时制着几项新玩艺,只要有了进展,就立刻把李炳叫过来显摆。

    李炳每回瞧完了都不吭声,等到次日再来就语言犀利的指点出错误,总是能把何冬、木思国打击的肝颤。

    时间久了,何冬与木思国发现,李炳的那些精辟的指点大都是出自李晶晶。

    焱王府有何敬焱及三个小宝宝的阻拦,何冬与木思国休想去缠着李晶晶请教,只能拍好李炳的马屁,让他接着传话。

    慕容英进了李晶晶的药院,全身心的钻研医术,在药院里面没有皇宫的勾心斗角明枪暗箭,跟几位大医师、大药师相处的很融洽,经常救活患者的性命,成就感比斗倒妃嫔强多了。

    她并没有跟何冬说过不让他去瞧看王淑妃的话。

    可是何冬就像是忘记王淑妃这个人,哪怕几次在焱王府看到王浩然、王烟雨,也想不起来。

    何安时常的在焱王府夜宿,跟三个小宝宝一起读书、骑马,跟何煜兄弟比武,比在皇宫开心许多。

    他在给邓芸的信里写金城生活的美好,让她放心不要挂念他,要把身体养好,再给他生个小妹妹。

    次年,陇北官府举办玫瑰花会,会期就在洛阳牡丹花会之后的四月中旬。

    邓芸得到何义扬及董敏允许,带着何湘湘、何玲玲从长安来到金城看玫瑰花会,实则是看望何安及六位堂兄。

    这一年来,她大起大落,终于彻底的通透了,知道了本份两个字。

    邓家为了能让邓芸复后,邓镜向朝廷递了奏折,将国公之位传给了二儿子。

    邓老大恼怒孙氏的娘家拖了后腿,害他没有当上国公,将孙氏休了,也没有再娶,就守着儿孙过日子。

    凤氏跟凤族脱离了关系。

    邓家其余的姻亲家族是彻底的老实了,绝对不敢打着邓芸及她的两个儿子的旗号行事。

    陇北的玫瑰花会在定朝帝国贵族之间引起轰动,引来了各国的精油大商人,举办的极为成功。

    邓芸带着何湘湘、何玲玲返回长安,就得知了董敏有身孕的消息。这次,她很平静的接受了,仍是本份的天天来向董敏请安。

    董敏在下雪天生下一个女儿,何义扬给小女儿取名何雪雪。

    春天,邓芸怀了身孕,被何义扬下旨提为贵妃。

    同时,何义珏给李云霄生了一对龙凤胎,何义扬封李云霄的儿子为郡公世子,封李云霄的女儿为县主。

    朝堂上大小事络绎不绝,何义扬与几位亲信大臣一条心,每回都是从容不迫的处置,将定朝帝国治理的民富国强,四海升平,外国各国皇帝常派使者来献礼。

    这一年李晶晶二十二岁,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她与何敬焱来到陇北将满十年,再过一年就要离开这里。

    何义芸写了几封信,内容都是催促李晶晶赶紧回长安办医药学堂。

    何敬海、何融已经离开北地的封地,回到了长安,向朝廷请辞不再要封地。

    何义扬不想让两大王府闲着,给他们各指了河北道的一座城府当封地,那里有倭国、高丽国迁居过来的百姓,局势比较乱,需要他们去治理。

    何敬海派了世子何武,何融派了世子何敬凡去河北道。

    鲁地、北地的百姓,均是写下十几封的万人书,让当地的官员上报至朝廷,请求何义扬把家乡指为何敬焱、李晶晶的封地。

    何敬海、何融上了奏折,请何义扬将三分之一的河北道指给何敬焱、李晶晶当封地。这样他们的封地就能沾光,百姓能跟着富裕起来。

    “河北道就算了。”何义扬就把万人书直接转给了何敬焱、李晶晶,别的没有说什么。

    鲁地是皇室的祖籍。北地是何敬焱得到军神称号的地方。

    何敬焱拿不定主意。

    李晶晶倾向于鲁地,原因很简单,那里有海,可以吃到海鲜,还可以在炎热的夏天带着儿女在海水里游泳,会是极为惬意的事。

    “去鲁地。”

    “娘子,为夫觉得你这个决定真是英明伟大。不如为夫今晚好好慰劳你一下?”

    李炳得知了此事,非常不悦,立刻把何敬焱夫妻叫到府里来,一本正经的道:“凡依两口子带着几百万百姓在北地眼巴巴的等着你们。你们去北地,我与你们奶奶跟着去!我去了,太上皇与太后也会跟着去。”

    “爷爷,太上皇不是跟着你,是跟着太后。我去鲁地,太后会跟去。”李晶晶心里呐喊:我的海鲜,我的海滩!

    李炳固执的道:“你们得去北地。”

    李晶晶便道:“那两边都不去,我们回长安。”

    鲁地、北地的官员轮流的来到金城求见何敬焱、李晶晶。

    青州小满镇枣山村何姓百姓受了鲁地百姓的托付,甚至去了长安,求到了庆王府。

    于是,何庆、孔叶给何敬焱、李晶晶写信,建议她们去鲁地。

    这一日,天降大雪,李晶晶正在跟李炳争吵着何敬焱下一个封地的事,突然间觉得头晕恶心,差点晕倒过去,把李炳吓得手忙脚乱,忙叫药院的大医师过来。

    何敬焱正带着三个小宝宝、何安在院子里打雪仗,慌得狂奔到李晶晶身边,“娘子,你哪里不舒服,你怎么了?”

    慕容英笑道:“恭喜你们。晶娘有喜了!”做为第一个知道这个喜讯的人,内心颇为这对夫妻高兴。

    何敬焱俊脸的担愁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巨大的喜悦,朗笑几声,紧紧握着李晶晶的手,激动的道:“娘子,你真是厉害,又给为夫怀了儿女。”

    “晶娘又当娘了。”李炳喜不自禁,眯眼笑道:“你们别去北地,先回长安,等孩子两岁之后再去。”

    “娘,我要有小弟弟、小妹妹了。”

    “娘,你什么时候生产?”

    “娘,我能摸摸小弟弟、小妹妹吗?”

    “婶婶,你这次会不会再生三个小弟弟、小妹妹?”

    三个小宝宝与何安七嘴八舌的说着,伸出小手放在李晶晶的肚子上。

    李晶晶温暖的双手放在了孩子们的小手。何敬焱激动的把大手覆盖上去。夫妻俩均是满脸的幸福。

    ------题外话------

    完结!

    从5月至11月蝉联月票榜,我们创造荣耀!

    感谢亲们订阅、送钻花打赏留言支持!

    特别感谢状元:秋心自在含笑中;进士:wsj77;会元:tamyatam、qianjing;贡士:倪嗳850218、12345lory;解元:乖筱樂、chip40531、zhaodanlove、fannyxnff、wuyc2011、hiwing2、fanyun123、水晶zl、jessicagf216、喏尐奈、谢12、财迷心窍、妖娆小桃、苏丝娃娃、bo69、李0027、秀言情吧、空空如也、zbfox0601、薇薇vi、sujing77135、yyh1138、繁花似锦的紫色天堂、wzanan、龙搓搓、xiner188、manyou83等。粉丝榜有名字。

    亲们,我们明年再见!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