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8 皇后连降三级为妃 云霄大婚晶晶有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阳春三月,桃红柳绿,长安远郊灞河边空旷的草地,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女子马球赛。

    参赛的两方,穿着深紫衣的武官派的众位小姐,穿着大红色的是文官派的众位小姐。

    武官派当中骑马奔驰最快,抡马杆打马球狠准稳的就是嫡公主何义珏。

    皇室派未成亲的小娘在长安的极少。何义珏就归到了武官派。

    这是她大婚之前最后一次参加两派小姐的活动。

    为了能够取得胜利,她今日全力以赴。

    众位小姐骑马奔跑,个个英气飒飒,紧张的比赛、强烈的荣誉感已让她们抛下了往日的矜持与娇羞,叫喝声此起彼落。

    场地外的设有供家眷观看比赛的桌椅,桌上摆着水果点心等吃食。

    董敏带着何安、何湘湘、何玲玲坐着观赏马球比赛,不远处坐着何敬焱一家五口及李家的女眷。

    何敬焱昨个半夜刚从陇北到的长安,就是为了参加李云霄与何义珏的大婚。

    一家人来得比众人都晚。

    何安跟董敏打了声招呼,就兴奋的跑去跟何敬焱一家人坐在一起。

    何湘湘、何玲玲老实的坐在董敏身旁,不时的往李家那边瞅瞅。

    贺氏让贴身奴婢去给李晶晶传话,“刚才听闻董皇贵妃称皇后身体抱恙,安皇子未在她身边侍疾,前来观看马球比赛,传出去不好。”

    李晶晶轻叹一声,走到贺氏跟前,俯在她耳边低语道:“科考邓族的姻亲凤族、孙族子弟联手作弊,被考官发现,先是威胁,而后贿赂,遭到考官举报,取消科考资格,并通报全场。这是今个刚发生的事,皇后怎会有心思来观看马球比赛?”

    凤族就是邓镜唯一的妻子凤老夫人的娘家。

    孙族是邓镜的长儿媳孙氏的娘家。

    今年的科考主考官是礼部尚书狄玉杰,考官都是由他从各城府抽调过来刚正不阿的官员,根本不吃凤族、孙族软硬皆施的那一套。

    贺氏面色微变,冷声道:“凤族、孙族可是打着皇后的旗号威胁考官?”

    李晶晶点头,道:“他们在考场高声叫嚷,弄得在场的考生、侍卫人人知晓。”长叹一声,感慨道:“这种姻亲不如不要。”

    贺氏目光平静,道:“大家族人口繁多,姻亲也就多,不可能姻亲家族的人个个都是好的,要杜绝这种事,只能先小人后君子,把丑话搁在前面,胆敢打着皇后的名号做恶事,那就要承受皇后的怒火。”

    李晶晶问道:“娘,你是说这件事,皇后应该站出来重重惩罚凤族、孙族的人?”

    贺氏道:“自是如此。不然邓族那么多的姻亲家族,回头个个都打着皇后的旗号为非做歹,皇后还能保住后位吗?”

    李晶晶若有所思,道:“娘说的是。女儿受教了。”

    贺氏又道:“皇后接二连三的被娘家姻亲家族的人牵连,只有狠狠的出手一次,把姻亲家族全都震慑住,杜绝类似的事再次发生。”

    李晶晶若是在以前,肯定会去进宫给邓芸复述贺氏的话,然而有了牛浩冒充李云霄的那件事,跟邓芸生了间隙。

    贺氏见爱女表情有些纠结,道:“皇宫里面拥有大智慧的人多着呢,肯定有人献策或是点拨皇后。”

    李晶晶缓缓道:“只是皇后未必听得进去。”

    贺氏菀尔,自信的道:“但凡牵扯到科考的案子,那是万众瞩目。你瞧着吧,明个弹劾皇后的奏折就会多得把皇后逼着出面重罚那些人。”

    李晶晶低声问道:“那会不会废后?”

    “废了还可以再立。”贺氏眼睛里闪烁睿智的光芒,道:“只要邓族忠心耿耿,太子没有大错,皇后不会失势。”

    马球赛结束,不出意料的仍是武官派胜出,何义珏一人就进了四个球,整个人被激动欢呼的众位武官派小娘抬起来抛向天空。

    “本朝最厉害的马上军队就是虎奔军!”

    “今个焱王带着亲兵来了。姐妹们,想不想跟焱王的虎奔军打一局马球?”

    “姐妹们,我们去向护国公主请求,让她同意焱王派虎奔军跟我们打一局!”

    众位武官派小娘高声大喊,把文武派小娘也都唤过来。

    “既是要跟虎奔军比打马球,我们必须派出最厉害的队员!”

    “真是好巧,我们两派打球最好的今个都在场。”

    “八公主,您是护国公主的弟妹,你去跟她说,她肯定不会拂了您的面子。”

    “八公主,我出一千两银钱当彩头,如果我们输了,这银钱就归虎奔军。”说话的是长安的新贵江县公府里的江小姐。

    她家族祖上是商人,开朝时曾经是当上二十几年的皇商。

    她爹儿时身体不好,被她爷爷送到道观习武,没想到是个练武的奇才,少年参军当了军官,后来进了龙腾军,前几年当了大将军,在灭倭国、破高丽国时立下赫赫战功,被封为县公。

    她爹从倭国、高丽国抢了不少财宝。她娘的娘家是大皇商,陪嫁很多。爹娘对她很宠爱,光是给她三个商铺,每个月能进近千两银钱。

    她这次是想看看虎奔军到底有多么厉害。

    何义珏认为这群小娘分明是送上门找虎奔军去虐,眯着眼笑问:“清娘,你确定是一千两银钱?”

    江小姐才十二岁,性子比较单纯,便道:“公主,一千两银钱不够,那就两千两银钱。”

    何义珏拍了拍江小姐的香肩,缓缓道:“我算是知道了,你是真的有银钱!”

    李晶晶见何义珏带着十几个跟她一样香汗淋漓的小姐浩浩荡荡走过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得知了缘由,反问道:“你们要跟虎奔军将士打马球?确定?”

    众位小姐便道:“护国公主,清娘愿意出两千两银钱当彩头。”

    “护国公主,您是不是觉得两千两银钱少了?”

    “不少。”李晶晶菀尔,道:“我记得几年前我们办一次诗会花销才二、三百两银钱。你们现在打了马球,彩头就是两千两。真是有银钱。”

    “今个你们刚比完一场都累了。虎奔军跟你们打,就算是胜了,也是胜之不武。不如明日约在这里比赛。”李晶晶见众位小姐都是眼睛一亮,又道:“我替虎奔军出份彩头,四季盛开的玫瑰、兰花种子各一包。如何?”

    长安最奢华的不夜庄园有一片五亩的玫瑰园,一年四季绽放,便是白雪皑皑的天气也开的灿烂艳美。

    有人出五百两银钱买一株玫瑰都买不到。

    兰花是本朝的名花,与梅花、水仙、菊花并称花草四雅。没有一种兰花是一年四季常开。

    不夜庄园里面有三十四种兰花,每种都是四季开放。名气之大,已传到国外去了。这样的兰花,两千两银钱都难求一盆。

    “太好了!”

    “您真是雅气,彩头都用的是花种子。”

    李晶晶听到众位小姐的恭维声,只是微笑,见江小姐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心里微微一动,看来这里面有事。

    何敬焱早就不耐烦的带着四个小家伙去了李家那边。

    李晶晶跟众女说好了,就走到何敬焱跟前,柔声道:“她们想见识一下虎奔军的风姿。你就满足一下她们的好奇心。”

    何敬焱点头道:“好了。为夫知道了。”

    李曼曼特意好心的跑过来,小声道:“姐姐,姐夫跟她们比打马球,输赢都会被人笑话。”

    李晶晶伸手捏了捏堂妹有点婴儿肥可爱的小脸,“明个你就知道了。”

    俗话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千百年来,科考是百姓眼中极为庄严容不得半点亵渎的事。

    长安科考县试、府试同时进行。

    岂料县试竟是闹出科生舞弊、威胁利诱考官的丑事,并且牵扯到了册封不满百日的皇后,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无不愤怒大骂。

    皇后邓芸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千万人被骂的对象。不但是她,便连皇室挑选皇后的眼光也遭到质问。

    当初何义扬的亲事是何冬亲自定下来的,也是何冬在早朝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宣旨。

    母仪天下,做为本朝女性标榜的皇后应该是慕容英那样的女子,而不是邓芸这种上位不到百日接二连三跟丑闻沾上的女子。

    之前牛浩与天竺国公主丑事闹起的风波,快要平息了,如今又掀起了起来,而且比事发时凶猛的多。

    黄昏时分,宣政殿御书房的弹劾邓芸请求废后的奏折已经高达百份。

    文官派一直对于本派的女子落选太子妃的事耿耿于怀,这下抓住了机会,就算不把邓芸拉下后位,也得把本派的几位小姐塞进皇宫。

    此时如果何慎已经成年,文官派不敢闹得这样凶。

    何慎今年刚八岁,一直平淡无奇,没有做过一件夺人眼球光彩的事。

    何慎就跟多年前的何义扬一样,文武百官只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在盛大的仪式看到过他,再就没有别的。

    立政殿内气氛极为沉闷压抑,四位宫人先后去宣政殿打听,带回的消息一次比一次坏。

    邓芸入宫九年,这是第一次被卷入如此之大的政治风波,也是头一次面临后位不保的险境。

    她最大的依靠何义扬已经连续数日没有出现在立政殿。

    太监尖细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惊喜,“太子殿下驾到。”

    何慎穿着明黄色的太子朝袍,小脸板着,小小年龄就有了威严。

    他快步走进偏殿,见邓芸坐着默默哭着,想到宫人刚才说的话,压着怒火,叫道:“母后,事到如今,您可曾派御林军去重惩那些诋毁你名声的考生?”

    “慎郎,这件事与我无关。”邓芸起身迎了过来,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丝毫不知道这件事。”

    何慎环视周围跪下的宫人,大声嚷道:“那些恶人打着你的旗号去威胁考官,这是藐视您的威严,也是令父皇威严扫地。您不出面重惩那些恶人,世人怎会知道你与此事无关?”

    大宫女忍不住磕头道:“太子殿下,之前奴婢已经向皇后建议,请她立刻派御林军去杖打那些考生。皇后怕这样会让国公夫人、世子夫人接受不了。”

    何慎仰视着邓芸,叫道:“您担心她们接受不了,谁来担心您接受不了?您若是被父皇废了后位,您叫儿臣与安弟如何接受得了?你已经为了娘家失去了我的小弟弟,还想把我与安弟都失去吗?”

    他在东宫读书,是从授课的大学士嘴里得知了此事。

    让他痛苦的事,大学士上了奏折参他的母后,并且非常冷静的告诉他,他的母后不配母仪天下。

    他赶过来,亲眼看到邓芸像个木头一样无动于衷,内心开始绝望。

    邓芸见何慎一屁股坐在靠椅上无助的哭了,顿时心就刀割一样,像是决定了什么。

    她冷声道:“传本宫的命令,三百御林军去牢房里将诋毁本宫名誉的考生全部杖死,将他们的尸首弃在凤族、孙族府门前,转述本宫的话,再有下次,将家族门匾摘了,没收财产,全族迁出长安。”

    邓芸出身将门,从小习武打猎,敢杀死山里的野狼,不是文官派手无缚鸡之力娇小娘。

    既然要重罚凤族、孙族的考生,那就下一次狠手,也算是给娘家其他的姻亲一个警示。

    “儿臣就等着母后下这道命令。其实儿臣可以下,但是这样就不能证明母后是清白的。”何慎抬起头来,看到得是邓芸表情已经恢复平静的脸。

    宣政殿内的御书房,何义扬正在眉头紧蹙跟李云霄商议国事,听到何慎去了立政殿,邓芸就发威狠下心肠处死娘家姻亲的那些考生,只是挑一下漂亮的眉毛。

    李云霄进言道:“陛下,皇后这样做,总算为皇室挽回了一些颜面。”

    何义扬反问道:“三个时辰之前,她就得到了消息,到现在才下令做这件事?”

    李云霄轻叹一声。

    何义扬气道:“我许她后位,让她生两个儿子,封长子为太子,宫里只有一妃。我待她不薄。可是我登基不瞒百日,举办首届科考,她娘家姻亲家族的人就在县试出了这样的丑事,她迟迟不处置,文武百官弹劾她逼我选妃的奏折堆满了书桌。她就是这样对待我?”

    李云霄问道:“陛下若是废了皇后,置太子于何地?”

    何义扬愁得连声叹气,道:“你说的正是我犯难的事。小胖子,你说我该怎么办?”

    “陛下若是选妃就是退让,这一步退,后面就得处处退。”何义扬摇头,道:“臣绝对不赞成陛下选妃。”

    何义扬感慨的道:“小胖子,你说到我心坎去了。”李云霄回到长安之后,何义扬总算有个可以畅所欲言的对象。

    李云霄道:“看来陛下已有了决定。”

    何义扬反问道:“你猜猜我会怎么做?”

    李云霄一本正经的道:“可是要将皇后降品级?”

    “小胖子,你可真是我肚子里的虫子,对,蛔虫。”何义扬上前用力拍了拍李云霄结实的肩膀。如此睿智冷静文武双全的男子才配得上他那美丽聪慧高贵的妹妹。

    李云霄在心里暗道:我是蛔虫,你也是。缓缓道:“上次天竺国公主的事,陛下没有责罚皇后,这次是要一并处罚?”

    天竺国妮摩拉公主兼着定朝从三品的女官,身份特殊尊贵。邓芸仗着皇权要让妮摩拉公主嫁给连功名都没有的牛浩。

    何义扬不惩罚邓芸,就等于赞同她的做法。

    李云霄就知道何义扬不是不惩罚邓芸,而是在等着在适当的机会,要给她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何义扬点头,道:“你觉得如何?”

    李云霄便道:“虽然这是陛下的家事,然是本朝的国事。陛下英明。”

    当晚,何义扬等着御林军从凤族、孙族执行差事回来,便下旨将邓芸连降三级,变成了邓淑妃,主管六宫的凤印收回交由董敏掌管。

    邓芸跪下接了旨意,之后就是失魂落魄,难受的都哭不出来。

    大宫女战战兢兢将装有凤印的紫檀木盒呈上。

    林海眼帘低垂,双手接过,不再多说一句,转身就走。

    邓芸面无血色,失声问道:“小林子,陛下可曾有什么话对我说?”

    林海稍一迟疑,低声道:“陛下说,她即是三个时辰之后才做出决定,那我就……”

    邓芸脑袋嗡嗡作响,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两旁的宫人连忙扶起她,“娘娘。”“淑妃娘娘。”

    邓芸性子以前在娘家时,没有姐妹,连堂姐妹都没有,被全家的人宠上了天,在武官派时,因是国公府的嫡小姐,跟她身份同样是国公小姐田素素性格温婉,秦婉静内敛,其余的小姐都比她身份低,就都听她的。

    她便是封了太子妃,也是在侧妃之上。时间久了,她就养成了处处拔尖的性子。

    如今她刚在皇后的位置上坐了不到百日,就连降三级,排名比董娟差整整两级。

    她一实半会很难承受。

    林海前脚离开,何慎、何安后脚就闻讯从太极宫里赶过来。

    何安见邓芸躺在床上,眼睛紧闭一动不动,像是要死了,哭道:“母妃,您别难过了。”

    何慎急道:“母妃,您不要怨父皇。父皇若不这么做,宫里就要添新人了。”

    何安抱着邓芸的手臂,道:“是啊。刚才我跟太子哥哥在皇爷爷、皇奶奶那里,听他们说许多官员联名要在明个早朝进言,让父皇纳十几个妃嫔充实后宫,压压您的锐气。”

    邓芸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睁开眼睛哭出声来。

    何安拿着帕子给邓芸擦眼泪。

    何慎大人似的摇头,道:“母妃,您哭也不能改变事实。您还是坦然面对。”

    大宫女在一旁低声道:“淑妃娘娘,您看是不是明个搬出立政殿?”

    邓芸这才在立政殿住了不到百日,刚办过不到四次宫宴。

    她知道如果不搬出去,明个在暗中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的官员肯定会借机做文章。

    她艰难的点头,收了眼泪,道:“今个就搬。我去承庆殿请示皇贵妃。”

    现在戌时初,离董敏母女歇息还有两刻钟。邓芸带着何安去求见。

    董敏刚拿到凤印,还没来得及让宫人保存起来,见邓芸憔悴的一下子老了几岁,关切的问道:“芸姐姐,你的脸色看上去很差,快召太医来瞧瞧。”

    “我的身子没有事,就是心里不舒畅没有睡好。”邓芸定定瞧着董敏,在她发面盆似的大胖脸上没有看出半点的得意与嘲讽,也没有一丝的高兴,就跟平时一样。

    董敏不再劝了,问道:“天色已晚,宫里的东西有一些比较贵重,宫人来回搬动,打碎了不太好。你看,搬家的事改在明个早朝之前,如何?”

    邓芸一听有道理,便点点头。

    董敏胖呼呼的手拉着邓芸的小手,请她坐下来说话,细声细气的柔声问道:“芸姐姐,空闲的宫殿当中,明庆殿离陛下的宣政殿最近,你与安郎搬过去住如何?”

    按照朝规,淑妃有特定的宫殿。只是王淑妃没有被封为太妃,人又远在千里外的金城。

    董敏未给王淑妃打招呼,就不能让宫人动王淑妃的东西把邓芸安置进去,是以推荐了明庆殿。

    何湘湘伸手摸摸何安的包子头,问道:“安郎,你怎么哭了?”

    何安瞪了何湘湘一眼。

    何湘湘不以为然,在何安耳边小声道:“安郎,你不要怕。没有事的,一切风浪都会过去。用不了多久,你会和邓姨重新回到立政殿住。”

    何安气道:“你骗人!”

    何湘湘伸手捏捏了何安的小耳垂,神秘兮兮的道:“真的。你等着瞧吧。”

    何玲玲拿出帕子给何安擦眼泪,而后跟他脸对脸。

    何安见何玲玲成了对眼,忍不住笑了起来。

    何玲玲张开双手抱住何安,大人似的轻拍着他的背以示安慰,道:“安郎笑起来真像父皇啊。”

    何安能感觉到同父异母小姐姐的善意,坏笑一声,猛地抱紧何玲玲,用鼻子蹭她的脸,把刚流出来的清鼻涕涂在她的脸颊。

    何玲玲尖叫一声,推开何安,小脸表情古怪,“啊!安郎好恶心,把鼻涕涂在我的脸上。”然后就哇的哭了。

    何安咯咯咯大笑,还朝何玲玲做鬼脸。

    何湘湘嗔怪道:“安郎,你真是顽皮,把玲娘给弄哭了。”抢在宫女之前牵着何玲玲的手带出去洗脸。

    邓芸便道:“安郎,你怎么欺负玲娘?”

    何安低头不吭声。他曾这样对过何盈,结果被她按在座椅打了一顿。何玲玲就知道哭,没有何盈厉害,这样以后长大了会被人欺负。他得把何玲玲教得厉害些才行。

    董敏不以为然,问道:“安郎,明个我去瞧看虎奔军将士与长安文官、武官派小姐打马球,你要去吗?”

    今日上午她奉邓芸之令去观看马球比赛,当时邓芸没有让她带上何安,她也没有主动开这个口。

    现在她的身份不一样了,所以就主动询问何安。

    “我想去看,可是我又放心不下我的母妃。”何安犹豫不决。

    “安郎,你去吧。”邓芸见四岁的儿子说出这般令人感动的话,很是欣慰。

    宣政殿的一个模样瞧上去十分机灵的小太监进来,跪下道:“皇贵妃娘娘,陛下稍侯就过来就寝。”

    邓芸都不记得怎么走出的承庆殿,只记得董敏没有半点刁难她,还让她住进了明庆殿。

    邓芸回想起正月时对董敏母女不管不问,将心比心,若现在换成她是董敏,肯定会在这次报复回来。

    半夜,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何安焦急稚嫩的声音在黑暗里飘散,“母后!”

    宫人听到说话声,忙去把宫灯点上。

    邓芸坐起来,柔声问道:“安郎是做恶梦了吗?”

    何安眼角有泪水,紧紧抱着邓芸,哭道:“母后,不要死,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邓芸搂着小儿子,哄道:“我不会死。我会一直陪着你与慎郎。”

    在这样的一个特殊日子的夜晚,偌大的宫殿,陪在邓芸身旁的是年幼柔弱的儿子。

    清晨,定朝帝国的早朝,已经得知邓芸被降为淑妃且正在搬出立政殿的众位文官,不再针对她,而是劝说何义扬选妃。

    何义扬高声道:“朕有两位妃子,还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今后还会有更多的儿女,后宫无须再添新人!”接着,下旨给几位叫唤最凶的文官,每人赐了一名妩媚漂亮的宫女。

    天竺国公主自尽、科考考生舞弊威胁考官的丑事以邓芸降为淑妃在朝堂上正式的拉下帷幕。

    太极宫的偏殿内,何冬正在与李炳下着棋,得知了早朝的事,均是欣慰的点头。

    李炳问道:“您现在可否对陛下放心?”

    何冬点头,道:“先生,放心了。不过,我不放心慎郎、安郎。此次我与英娘去金城,准备把安郎带在身边,慎郎就交给他爹与姑父教导。”

    “霄郎教导太子?”李炳微笑。

    何冬便道:“我觉得我的二女婿是大才,有资格教导我的长孙。”

    “今个虎奔军要跟众位官员府里的小姐打马球。我要去瞧瞧。你们去不去?”慕容英亲自过来。

    何冬见爱妻穿着胡服骑装,英姿飒飒中带着妩媚,道:“我要去问问,这是谁出的馊主意,让马背上天下无敌的将士跟长安的娇小姐打马球?”

    慕容英没有错过何冬目光里的一丝惊艳,看来听何义珏的建议偶尔穿些奇装异服是对的,笑道:“还不是武官派的那些小娘,以为自己骑术高超,就想比过虎奔军的将士出名。”

    李炳目光诡异,道:“这些小娘倒是打得好主意,输赢都有了曾跟虎奔军一战的好名声。不过,据我所知,今个虎奔军参赛的人身份特殊。”

    何冬起了好奇心,这就催促着赶紧去。

    艳阳高照,碧空无云,清澈的灞河缓缓流淌,宽敞绿油油的草场已经聚集了许多人。

    来自龙腾军、狮啸军的大将军及三十几位五品以上的军官,涌过去将何冬、李炳围住行礼。

    何冬故意板着脸骂道:“你们都跑来瞧虎奔军的笑话?”

    龙腾军的江大将军兼县公是个身材矮胖的家伙,眼睛细长,一笑脸上的肉把眼睛挤成一条缝,“太上皇,今个天气好,卑职等人来灞河边晒太阳。”

    众位军官纷纷点头。

    李炳便道:“天晴龟晒壳。”

    何冬哈哈大笑几声,单手背负在众位军官面面相觑的表情中大步流星走上前去。

    文官派、武官派的小姐纷纷向何冬夫妻、李炳、何义珏鞠躬行礼。

    为了公平公正,这次马球比赛的评判共有三人,梁国公、尚郡公及吕县公。

    三位在本朝德高望重已经辞掉军中实职的老人经过商量之后,由梁国公开口道:“这个评判应当由太上皇、太后、李王爷担任。”

    慕容英见何冬跃跃欲试的样子,笑道:“冬哥,我不太懂马球,不能当评判,你与先生都是个中高手,就跟他们三人一起当评判,如何?”

    何冬与李炳爽快的应了下来。

    尚郡公老当益壮,说话声音洪亮,高声道:“马球比赛准备开始,双方派出选手。”

    江小姐梳着简单的双丫鬟,鬟用金丝带紧紧缠着,穿着绿色的胡服,长衣长裤,右手持长近三尺的马杆,英气十足,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身后是十名同样穿着绿色胡服十几岁的漂亮小姐。

    这一队少女有胆量跟天下骑术最厉害的虎奔军比马球,无论输赢,都觉得荣耀。

    她们刚上场亮相,就赢得众人雷声般的鼓掌喝彩。

    虎奔军的将军吕道明瞟了得意洋洋的江大将军一眼,高声道:“此次随我们大将军焱王进长安正式在编在册的将士都有要事,今个就派了已经退役归田的老贺领着两位世子爷、李冠军大将军参加马球比赛。”

    吕道明在军中的实职官职比江大将军低,然而爵位也是从二品的县公,能够跟他平起平坐。

    吕道明认定今日的马球比赛,就是江小姐受了江大将军的指使发动起来的。

    一个两鬓白发,身材高瘦,穿着黑衣黑裤,带着黑色幞头,看上去五十几岁,丢在人堆里就找不到的普通男子,一步一步走了出来。

    如果仔细瞧看就会发现他走路时身体有点失衡,肩膀轻微摇晃。

    李炳低声道:“老贺身带残疾。”

    老贺身后跟着三个同样穿着黑衣黑裤带着黑色幞头的孩童。

    八岁胖呼呼的李坤,三岁带着甜死人不偿命笑容的何煜、何腾。

    老贺两手空空,在众人疑惑目光的注视下,坦然解释道:“小人的马杆在马背上面。”

    “我爹曾是虎奔军的将军。今个他有事来不了。我替他参赛。”李坤右手握着马杆,一脸肃容,有上战场势不可挡的气势。

    何冬指着李坤,自豪的道:“瞧我在位时册封的冠军大将军,已经长成材了。”

    李炳道:“是驴子是马,牵出来遛遛就知道了。”

    慕容英笑道:“先生把我的乖孙女婿坤郎比成驴马,这可不行。”

    何煜、何腾手太小,就把马杆的上半部绑在了右手臂上面,露出下半部能够打马球。

    兄弟俩朝何敬焱、李晶晶、何盈、何安坐的方向吐舌头做鬼脸,就像是游戏之前。

    何安满眼羡慕,忍不住朝何煜、何腾大声叫道:“你们怎么不叫上我?”

    何煜大声回答道:“你骑术不行,怕你比赛受伤啊。”

    何安有些受伤,不过想想这是实话。他的骑术连何盈都远远不如,更何况何煜兄弟。

    尚郡公问道:“虎奔军就派四人?”

    吕道明道:“我家王爷说,这四人足矣。”

    众位小姐商量几句,便推出江小姐道:“既然焱王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只是虎奔军输了可不要反悔。”

    “哪来那么多的话。快开始比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